万俟御伽さん

【APH书信系列-伊万x王耀】

嗯…这个怎么说呢总感觉情感单薄了些 没有想象中的强烈情感…却又想用简练的语言表达ฅ(⌯͒• ɪ •⌯͒)
作为一只生活在当年由露家援助建成的县城里的东北妹纸对〈喀秋莎〉和东北有迷之情怀x

『文末〈喀秋莎〉注:1939年诺.坎.门战役发生时正值中.国吉林珲春地区初夏季节,苏.联诗人伊萨柯夫斯基于此得到灵感写作,后由勃朗特尔谱曲』

『图源未知 侵删致歉/跪』

致亲爱的达瓦里氏: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近来安好?二月的莫斯科严寒依旧,气温未见回升。家庭状况愈发好转,面包、安定已成昨日所念,娜塔莎和冬妮娅等于昨日到达莫斯科,旅途周转劳累,已安顿下。不得不说,约瑟夫真是个能干的好同志。
        距你搬入新家已一年有余,小塔斯告诉我屋子装修甚好,大红的墙壁与恩来同志的画像十分映衬。至此,你不仅是我的学生,更是我的爱人。即便各处异地,即便心脏远离。
        隔壁邻居的孩子们又在唱《喀秋莎》了。哦!对了。1938年于珲春初遇时,我寄出的信你还留藏着么?
        望回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50年2月14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莫斯科 晨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伊万•布拉金斯基

评论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