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俟御伽さん

【APH书信系列-伊万x王耀】

嗯…这个怎么说呢总感觉情感单薄了些 没有想象中的强烈情感…却又想用简练的语言表达ฅ(⌯͒• ɪ •⌯͒)
作为一只生活在当年由露家援助建成的县城里的东北妹纸对〈喀秋莎〉和东北有迷之情怀x

『文末〈喀秋莎〉注:1939年诺.坎.门战役发生时正值中.国吉林珲春地区初夏季节,苏.联诗人伊萨柯夫斯基于此得到灵感写作,后由勃朗特尔谱曲』

『图源未知 侵删致歉/跪』

致亲爱的达瓦里氏: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近来安好?二月的莫斯科严寒依旧,气温未见回升。家庭状况愈发好转,面包、安定已成昨日所念,娜塔莎和冬妮娅等于昨日到达莫斯科,旅途周转劳累,已安顿下。不得不说,约瑟夫真是个能干的好同志。
        距你搬入新家已一年有余,小塔斯告诉我屋子装修甚好,大红的墙壁与恩来同志的画像十分映衬。至此,你不仅是我的学生,更是我的爱人。即便各处异地,即便心脏远离。
        隔壁邻居的孩子们又在唱《喀秋莎》了。哦!对了。1938年于珲春初遇时,我寄出的信你还留藏着么?
        望回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50年2月14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莫斯科 晨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伊万•布拉金斯基

【APH书信系列-伊万×托里斯】

可能会写成一个系列...吧(*・_・)ノ大概....

『图源未知 侵删致歉/鞠躬』

致亲爱的伊利亚先生:

        在另一个世界的您是否安好?近来气温骤降,自西伯利亚冰原的寒风早已吹到维尔纽斯,窗外雪堆压在白桦的树枝上摇摇欲坠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今早在酒窖寻找准备庆祝圣诞的伏特加时,在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那份宣布独立的牛皮纸印件,虽说是印件,但页脚早已发黄,字迹也已模糊不清,已经二十三年了啊…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偶尔会梦到那时一家人围绕在火炉边取暖,破旧的手风琴,凛冽的伏特加,干硬的大列巴。 您若在天有灵是否会注视到温室里的向日葵?那是自1991年后我亲手种下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今晨凭着记忆,在白桦林找到了那镌刻着[CCCP]的墓碑。走近看到一位青年站在那里,双肩和头顶已落一层薄雪,应是很早便来了。思索着,我自嘲了一句[这么多年了,还有谁会记得?]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样的奶金色发丝,紫罗兰般的眸,以及那永远挂在嘴边的微笑。在我发愣时,他把他的白围巾围在我的脖子上,手背不经意触碰到我的脸,他手指如您一样冰凉。然后他拍拍我的肩,转身离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他和您同样,一样冰冷,却又一样温暖。 我却依旧分得清哪个是苏.维.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年12月25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维尔纽斯 深夜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托里斯•罗利纳提斯